您的位置:

首页  »  科学玄幻  »  记得去投票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记得去投票
分手时每个人都对我说没关係下一个会更好,只有身边那个北烂说不造口业的幽幽看着我:「下一个未必……你知道的。」我生气的巴了他的头,点燃人生中第一根菸。失恋就要抽菸跟女生失恋就要剪头髮应该是同样的概念,我慎重的深吸一口,觉得自己好像在进行某种仪式,心里预期会跨过什幺好让我不停留在过去,但吐出烟雾的同时,我当然没有前进到下一个时空更看不到什幺未来。而且菸真的很臭,干。强烈的空虚感顺着冷风贴上皮肤,我抄起啤酒狂灌。耳边传来北烂从刚刚就登个不停的神抄之塔音效,「喝快一点,好冷,我想回家睡觉。」北烂头也没 的说着,激昂的战斗音效搭配平板的语调,那一瞬间我真的只想把北烂踹下河堤。拎北失恋耶干!一副是约在85度c喝饮料讲屁话的聚会可以随便解散。淩晨三点我们和一手啤酒坐在河边,黑夜中只剩北烂的手机光亮还有令人暴躁的登登登,仔细听其实还有河水流动的声音,听起来很寂寞的那种。我闭眼试图在脑海中寻找别于这些的光亮,一种应该早该豁达而不是沈浸颓废的力量,可是怎幺想都只想到前女友的笑,哦交往不到两个月一分手马上牵着别人的手甜蜜的那种笑。分手理由其实很瞎,因为我不会骑车。我看着她笑吟吟上了学长的机车后座,心想她是不是也上了他的床。明明很烂,全世界都知道,我却还是无法逃脱。冲着黑夜大喊操你妈,最后还是只能窝囊郁闷的喝酒。「你为什幺要玩盗版游戏?」清脆的女声随娇小的身影窜进我跟北烂之间,我吓得差点摔下河堤大骂了声干,可是北烂只是 头瞟了旁边身影一眼,说了句干妳屁事又继续登登登。我还惊魂未定,那道身影已经转向我,「欸菸可不可以借我抽一口?」她盯着我没熄掉的菸,我想也不想的拒绝。「不要。」「为什幺?」「我有洁癖。」「那你给我新的。」「不要。」「为什幺?」「菸很贵。」「你一定没有女朋友,小气鬼。」我不爽的瞪着她,只见她一头只到耳下的短髮,脸小小的显得她眼睛好大,睫毛从侧边看起来又翘又长,摸着良心说应该是个正妹,可惜是个跟北烂一样北烂的北烂。但这个瞬间我其实觉得很欣慰,因为我最近一定不会更衰,谁失恋像我一样还莫名被呛,干!「我失恋了,因为他很爱抽菸,我讨厌他抽菸,所以被甩了。」她兀自说着。嗯。理由跟我的一样瞎。我没打算搭话静静喝着酒。「跟你们说哦!我也是来买醉的。」然后我看着她从白色提袋里拿出一瓶水果酒,我噗的把嘴里的液体都喷出口,心想这家伙是幽默还是头壳坏?北烂也 头越过她望着我用表情问我们是不是遇到神经病。我决定不理她继续思考自己的未来。不到几分钟身旁的娇小身躯咚的往我倒来,我惊慌的拍了拍她的脸毫无反应,幸好伸手在她鼻间探到气息。「干现在要怎幺办?」我崩溃的问北烂。北烂看看我们,「带回家啊。」然后他收起手机跳下河堤走到摩托车旁上车发动,一气呵成不拖泥带水到我完全忘记阻止他。「我不能载女生琪琪会生气所以你抱她回家反正不远掰。」一个停顿都没有的说完北烂马上长扬而去。我除了干字别无他想,这算什幺另类捡尸!我盘算着直接将她丢到河里的可行性,却在月光下看见她巴掌大的脸上有未乾的泪痕,最后我横抱起她轻到不可思议的身躯,缓慢走在看起来也孤寂的街灯下。抱着她我连钥匙都无法拿,我在门口大喊北烂,半晌他才睡眼惺忪的开了门,我怒气值集满的撞开他进入客厅:「让她睡你那我要跟琪琪说你带女人回家。」要毁掉一个人最高境界就是不假自己之手。一听到这句话北烂瞬间清醒,利用身体优势越过我然后替我开了房门又瞬间躲回房间,听到他房门上锁的瞬间我用力踹上一脚。我走回房间把她抛到床上想也不想的就进了浴室洗澡。出来后那个娇小的身躯一脸迷濛的坐在床上。「我也要洗澡。」我狐疑的盯着她想看出她有几分清醒,「去啊。」「帮我洗,我睏。」她伸手就开始脱起上衣,在她準备解开内衣扣的时候我慌忙冲到她身边阻止她,是不是她一脱光就会有一堆黑衣男子冲上来疯狂拍照要我拿出一百万不然就告到我脱裤。然后她的身子又往我倒来,这次只隔着内衣,粉色蕾丝就贴在我胸口上,柔柔软软害我鸡鸡硬硬。此时我还抓着她细嫩的手,不知情的人一定以为我要迷姦她。「欸干妳醒醒啊。」我把她推回床上用力拍到她脸颊都红了也没得到反应,最后我决定把她推到角落,反正很不佔空间,然后冲到厕所尻了一枪后背着她睡。     ※ jkforum.net | JKF捷克论坛「欸变态起床。」睡梦中我感受到我的帅脸正遭受攻击,一睁眼就看到这个母的北烂坐在我身上狂拍我的脸颊。「干!」我反射性的退后,后脑勺正撞墙壁,我想也不想的又干了一声。她俐落翻身到我身旁哈哈大笑,「变态带我去吃早餐。」「妳他妈的干嘛一直叫我变态,我要是真的变态妳以为妳可以坐在着笑我腻?」「那为什幺我没有穿衣服?」「拜託那是妳自己脱的!」「喔,那你为什幺不帮我穿回去。」我一时间愣住,然后她又开始哈哈大笑边穿起自己的衣服,「带我去吃早餐我就原谅你。」「我不会骑车。」「那就用走的啊。」我觉得这一切北烂至极,最可怕的是我带着她走到早餐店才开始回神我度过多荒唐的一晚。她好像饿了很久一样,小小的嘴像松鼠一样塞满了食物。我忍不住笑了出来马上又板起脸,这是失恋以来我第一次笑,而且还是为了第二个北烂,我太瞧不起自己了。「欸。」她放下食物嘴里还是不停细嚼慢嚥着。「你笑起来很好看,多笑一点,髒话少讲一些。」我学北烂冷冷回她一句干妳屁事。一小时后她终于喝完最后一口鲜奶茶,我起身準备结帐,她却伸手阻止了我。「干嘛,让女生付钱很丢脸,走开。」「不用付啊。」「妳想被抓去关吗?」「这我家开的。」我才知道这家我最爱的早餐店总是叫我帅哥的亲切美丽阿姨竟然是这个北烂的妈妈。真实是命运捉弄人好竹出歹笋啊!「我请你吃一个礼拜早餐,你不要跟我妈说我失恋喝酒的事情。」我还在感叹阿姨人这幺好女儿却这幺北烂时她突然开口求我,我逮到机会就开始北烂。「蛤是哦可是我现在就超想讲耶!」我一边抖着脚一边贱贱的笑。「哦去啊我要跟我妈说你昨天睡了我。」她回我一个欠揍的笑容。然后我就天天报到吃了她一个礼拜早餐。吃到知道她小我一岁,知道她叫瑞瑞,知道她失恋天数跟我一样长,知道她的line帐号然后天天聊天。一开始聊彼此情伤一起咒骂,到后来聊星座聊兴趣才发现我们非常像,聊到最后我好像被制约,开始会期待她已读开始期待她又说出什幺北烂话。撇除第一天的荒诞不经,她其实是很可爱的人,是个性不是外表的那种可爱,虽然她也长得很是我的菜。有天我带北烂去吃早餐,看到我跟瑞瑞熟稔的聊天,北烂大口咬着卡啦鸡腿堡问我:「她就是你的下一个吗?」我作势打他,心里却因为这句话震了一下。认识瑞瑞以后我就很少想起那个让我以为会痛到死掉的女人,更别提跟她聊天其实我都在笑,笑得很爽笑得北烂都觉得我在发春,意识到自己是不是喜欢上她,我害怕的开始对她冷淡,刻意不去吃她家早餐刻意假装很忙刻意已读不回,喜欢哪能这幺快?这一定是错觉吧。可是疏远她的这些日子里我却不断想起她。然后有天打开房门,她就坐在我床上,穿着第一次那件粉红色蕾丝内衣。我第一个瞬间想到一定是北烂放她进来。我还没开口说半句话下一秒她就哭了,哭得像个小孩那种哭,我吓得不知如何是好,只好放下背包坐到她身旁,然后用被子裹着她。「怎幺啦?」我儘可能温柔的问她,看到她其实很开心,但我没料到她会哭成这样。「俊逸说你其实根本不忙,每天在家里打积分而且一直输一直输,你为什幺要躲我,你是不是讨厌我?」一口气说完她又哇的大哭,我拍着她的背边想起她口中的俊逸是北烂的本名。「我没有讨厌妳。」「所以你喜欢我吗?」我反射性的点点头,下一秒她被泪水沾湿的脸贴上我的,软软的唇也湿湿的。我伸手搂住她,被子滑落露出她的内衣,像上次一样,她柔软的胸贴住我的胸膛,我又无法克制的硬。「等等,喜欢不一定要上床。」我吻着边试图拉回彼此的理智。「可是我想。」下一刻我将她推倒,舌头探进她小小的嘴品嚐她,她甜得像是她爱喝的鲜奶茶,浓郁却不腻人。我轻轻抚摸她纤细的手臂,光是这样她就开始呻吟,接着我吻上她的锁骨,手绕到她背后解开束缚,瘦小却有着不成比例的丰满胸部,我惊喜的揉捏着,她满脸羞红,乳尖也红润挺着,我含住舔弄,幸好房间隔音很好,不然北烂一定会故意冲过来敲门。我用指腹贴在她柔嫩的核心上,她难以忍受的夹紧双腿呻吟,当我碰到那一片湿,忍不住又吻住了她。我不确定的将肉棒抵在洞口,她却用力夹紧我示意我进入。我克制不住的挺进,在她的包覆下感到无比的满足,我律动着,偶尔加快她就失控呻吟。「可以试看看别的姿势吗?」她好娇小,我一直想试看看……她眼神迷濛的点点头,然后我站起身来一把将她抱起,对準洞口然后抱着她上下抽动,每一下都深深到底,那种难以形容的舒服我一定一辈子难忘。最后,我们在传教士体位下双双到达巅峰。「欸你会对我负责吧?不负责就跟我妈讲。」瑞瑞趴在我身上,长长许多的头髮搔着我的鼻间。我拨开她的头髮抱紧她,「是妳要对我负责吧!」「好,我请你吃一辈子早餐!」「不要,我哪有这幺好打发。」「可是吃不饱还可以吃我啊。」说完她的脸比刚刚高潮时还红,我邪恶笑着将她再次压到身下。